阿攸鱼

礼谕,百合厨,破画画的
宝国钻石组/医议,yys灯刀/刀剑,窑子航线威欧/企瑞/列翔,LL海姬,ng上司组
↑同好请大力勾搭我!!‎´•ﻌ•`

入门,画风变动较大,而且还不好看

谢谢你看到这里呀‎!´•ﻌ•`

#妖刀姬x姑获鸟#

#妖刀姬第一人称#

最后一刀精准的砍在了八岐大蛇的脑袋上,她扶了扶斗笠,将剑重新收回至剑鞘。那庞然大物倒地激起扑面的灰尘,尘埃中几团耀眼的金光朝着我游来,围着我转了几圈钻进了我的胸口。

嗯,又长大了些呢!她极为高兴的搂住我,用羽翼擦净了脸上渗出的汗水。

你这是盼着我长大?你不是喜欢孩子么。拜她所赐,我现在已经快脱离了孩童的稚嫩模样,至少,能握起那比她还高的妖刀了。

已过黄昏,我握起她的羽翼准备回家,却出乎意料的被她拦腰抱起。

帮晴明带孩子是我的工作。她调整了一下姿势,使我的头舒服地挨在她肩上。

所以啊,抱你的机会也不多了。

妖刀,咱们回家!

今天庭院里又多了许多小孩,吐着大舌头的小灯笼在头顶安静的浮着,真可谓灯火不见阑珊。

姑获鸟似乎天生就有吸引小孩子的体质,一踏入家门便被围的无法走动。我从她怀中跳了出去,回到院内那棵樱花树下盘膝而坐。

我听到了鲤鱼精小姐的惊呼,大抵因为我是她见过唯一一个从姑获鸟怀中挣脱的小孩罢——只是看到那么多不懂事的孩子围着刷怪刷了一天的姑获,心里有些气愤罢了。

她带着我刷了一天,理应去休息,我是如此想的。

青行灯轻声将她从孩子堆里拽了出来,青行灯每天都会收集到新的怪谈,而同样是话唠的姑获正好成了她诉说的对象。她稍侧着身子,将姑获的斗笠轻轻从头上拿起,收拢飘带,放在腿上,在姑获的注视下为姑获理好发丝。

青灯叮叮响。

我阖眼,试图静下胸腔中的那股无明业火。

阳光透过枝丫星星点点地打在身上,我不禁想起了此时正在带孩子的姑获——天气如此燥热,她应该不会待在八层以上,并且会早些回来。

怎么,还在想着姑获鸟?听这毫无感情可寻的声调,便知是青行灯。我惊讶她居然能猜出我心有所想,迟疑半晌弱弱的点了头,慌乱中没注意她加了个“还”字。

妖刀,看着我。

不知这一向高傲的青灯打什么主意,我蹙着眉眼顺从她的意愿朝她望去,对视片刻,她那毫无波澜的双眸泛起笑意,抿起嘴笑。

怪不得你这女娃对姐姐我带着那么重的怨气。

放心,我是不会告诉姑获的,不过,今晚有好故事与她分享了。

你可以试着拼一把,她那么愚蠢的人,要她主动是不可能的。

我悄悄地将她的话记在心里。

我想带你去看绚丽的山岚,去看秀丽的溪谷,这份心情,人类是如何称呼的呢?

星光璀璨,晴明的式神们几近熟睡,我找了许久不见姑获的身影。没有睡意,正巧找不到谈天的人儿,便准备去斗技场练武。

不巧,在那里遇见了姑获鸟。

她擦拭着长剑,见是我来了,眼里现出惊喜。

刀姬,不如我们切磋切磋?我已经许久没有打过蛇和麒麟以外的东西了!

姑获的请求我自是应了下来。

她突地朝我奔来,我双手握刀,摆好防守的架势。我已成年,姑获已经不能再抱我了,却是我,整日操刀斗技,双臂练就了不俗的力量。所以这场战斗,我不打算为难她。

至少才开始我是这样想的。

不知是我的防守使她觉得索然无味罢,她带着稍稍气愤的语气让我认真对待。

姑获的请求我自是应了下来。

我拖刀朝她冲去,妖刀的重是轻如羽翼的伞剑无法完全化解的,第一刀下去姑获就咬紧了牙,我本应停手,却不争气的看着她出了神,已经好些时日没有如此仔细看过她了。手上的动作却行云流水的施展了出来——直到姑获被震的轻哼出声才回过神。

姑获!我唤她,问她可否还好。她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勉勉强强地笑着。

我没事,刀姬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式神了呢。

她说,我是她最喜欢的伙伴,从晴明将我交给她培育时的表情就能看出,我是将来会成为晴明主力的式神,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斗技场上再算上茨木酒吞几人,我也就只能带带孩子啦,以后斗技一定要带上我这份心意啊!

姑获将头低下,装作拭着剑的模样,我却在地上看见了两三点水珠砸地形成的水渍。我将姑获的斗笠向上抬起,她的眼眶不断溢出泪水,翠绿的眸中印着我,以及身后的满天星辰。

不会的,晴明怎么会丢下你呢?我的姑获鸟,我的大队长,我的伙伴,我的英雄。

神使鬼差的,我将她斗笠摘掉,三千发丝如墨铺下,搂住她的腰身将她拉如怀中,惊讶之余,姑获正想开口,却被我扣住后脑,衔住了双唇。

我感受到了剧烈的心跳声,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面前这人儿的,连鼻息都感觉带着丝织的缠绵。我甚至不敢睁眼看她的面容,无法判断自己的鲁莽之举会不会使姑获从此记恨上自己。

直到片刻过去,我感受到了她宽厚的羽翼覆盖上了我的腰肢,我激动的睁眼,对上她绯红的脸与温柔似水。

一股热流在体内横冲直撞,我用舌撬开姑获的牙关向内探去,她似乎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呼吸乱了节拍,脸红的更深。我赶忙收回,唇与唇分开,拉出一条晶莹的银线。

待姑获调整了呼吸,我提出投降,不再比试。将妖刀背上,我记忆着姑获抱我的动作将她拦腰抱起。

等到阴阳师不再是阴阳师,等到式神不再是式神,等到我们变成了我们。姑获,我便带你去看那绚丽的山岚,去看那秀丽的溪谷。


在一次茶会中青行灯无意说出夜晚斗技场燃着的明灯就是她的青灯之前,我一直认为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夜晚。

——————————————
嗨这里礼谕,最近萌上了伞刀伞,于是写了这篇文♡
来接受伞·瞎几把砍·刀组合的爱吧!!
(一遍码完就迫不及待来安利啦如果有错字望谅解♡

评论(9)

热度(32)